• 网站首页|
  • 加入收藏
企业文化/corporate culture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先进人物

唐明

2017-06-05 40 次  刘煜

2010年的夏天,第一次见到她,垂耳短发,眉心微拧,看似弱不禁风却又目光如炬。从别人口中得知,她叫唐明,是刚进单位的同事。匆匆一瞥之后,再见到她时已在腊林洲项目部。她是该项目的资料员,我则管理后勤,同时也充当着施工员的角色。那是我第一次上工地,远离家乡,来到陌生环境,没有了父母的庇护,内心多少有些无助。兴奋、紧张、孤寂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惴惴不安。虽然母亲隔三差五就会来一通电话,问我吃的好不好,工作累不累,衣服够不够,但我心中对陌生环境的不安始终未能消散,大概母亲也知道我内心所想吧!紧张的工地生活持续压迫着我的每一根神经,每天早晨630起床,洗漱完毕,吃完早餐,等着上工地的面包车将一行人载去各自的岗位。此时,我总能看到唐明端坐办公桌前,翻看着图纸或整理电脑里的资料。傍晚时分,面包车将一行人接回项目部,她仍然坐在办公桌前。大伙向她报完当日工作量之后,便齐齐去食堂吃饭了,她总是最晚到食堂的那个人,从不埋怨没人等着她。一次聊天中,我得知她已经结婚了,还有一个三岁的孩子。我能体会孩子离开母亲的感觉,可她却对离开孩子的感受只字不提,只是每到夜深的时候总能听到她给孩子打电话,反复的说着:妈妈很快就回来了。

由于工作原因,我待在办公室的时间变多了,也渐渐对她有了更多的了解。每天7:00,她准时坐在电脑前,核对完昨天的工作之后就开始着手当天的工作。日报、周报、月报、图纸、汇报材料她一个都不能落下,稍有空闲就翻看专业书籍,对于工作,她从没有说过一句抱怨。那一年,她通过了一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考试,她兴奋的跳起来,挥舞着双手,高兴的像个孩子。我知道,这一切是她该得的,很多人在工地上待久了就变得迷茫,而她没有,既不随遇而安,也不随波逐流。执着是像她这样远离家人、孩子,孤身前往陌生环境打拼的人所必备的,只是她比其他人多了一份坚守。在我心里,她像个大姐姐,每每遇到困难我总是找她帮忙,而她都会不厌其烦的帮助我。远离家乡,能遇到这样的人,是莫大的幸运,有她在,总能感到莫名的踏实。

几个月后,我从腊林洲项目部调往武桥项目部,接着又调往马南项目部,再见到她时,已是2012年末了。当时,她正着手准备着天兴洲工程的投标文件,那时的她显得沉着、冷静、坚定,仿佛一切困难都无法难住她。我知道,在这背后一定有一段说不清的历练。从同事口中得知,她又要去项目部了,正是她现在编制投标文件的工程。不知道当时的她作何感想,是否一边聚精会神的工作,一边又唏嘘即将再次与家人分离,又或者她什么都没想,只是安静的接受这个事实,这一切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2013年初,我如约调往天兴洲项目部。在那里,我又遇见了她,扎着马尾辫,略显疲惫。一阵寒暄之后,她迈着恬静的步子走向了办公室,那天办公室的灯很晚才灭,我知道,她很忙。天兴洲工程,她被提为项目副总工,除了要处理资料外,还要隔三差五的去施工现场,那八十三万平方米的干滩铺排排山倒海般的压得她喘不过气。恶劣的环境、繁重的施工任务,项目部的每个人都身心俱疲。焦虑、不安渐渐在项目部弥散开,隔江相望的家变得遥不可及。而她的眼睛里,没有迟疑,正如她办公室那每天深夜才熄灭的灯,照亮了项目部,也给了大家莫大的鼓励。那个冬天很冷,临近春节,项目经理面带歉意的通知大家过年不放假。刹那间,每个人的情绪都失落极了。想到父母,想到每年春节的合家团聚,我的心也跌落谷底。那天夜里,项目经理组织大家合影,等大家到齐之后,却久久不见她。四处寻找,才发现她蹲坐在楼道里,一手拿着电话,一手在脸上胡乱的擦着什么,嘴里还念叨着:“妈妈很快就回来了。”见有人来找,她便急匆匆挂断了电话,面带笑意的朝大家走过来。合影的时候,她的笑容跟以往一样恬静,不拖泥带水,也不花枝招展。一个月后,八十三万平方米的干滩铺排顺利完工了,每个人都欢欣鼓舞,而她还是端坐办公桌前,陪伴着那盏很晚才熄灭的灯。

当年8月份,我调往荆江I标项目部,之后又调往潘家湾项目部。期间,听说她考过了造价工程师,而后又当上了水工处工程经营部部长。我想,这都不是偶然的,有些人生来就知道自己会走什么路,而有些人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。如今,她已过而立之年,依然热爱工作,坚守岗位。也许当岁月带走青春,只留下沧桑之时,她也静默如初。毕竟,只要人活着,青春总会来的。